贡菜财经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区块链

东方天治基金之乱吉林系股东上下腾挪【热门新闻】

2022年11月22日 贡菜财经网

东方天治基金之乱:吉林系股东上下腾挪

东方天治基金之乱:吉林系股东上下腾挪 更新时间:2011-3-15 10:45:27   在过去的5年中,东方基金和天治基金,一北一南,各有各的故事。

所有的故事中,这两只基金都曾有过短暂的、业绩排名靠前的时光。但更多的时候,他们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时,关键词都是业绩不稳定、股东变换、管理层内讧……。

很少有人留意到,这两家公司的背后,其实关联颇深:东方基金的大股东是东北证券、天治基金的大股东是吉林信托。而东北证券的前身,是吉林省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和吉林省信托投资公司证券部合并重组而来。

在东北证券通过股权分置上市之前,吉林信托一直是其第一大股东。上市之后,吉林信托目前也是持股23.05%的第二大股东。由于东北证券第一大股东长春亚泰是非金融企业,因此同属吉林省国资系统的吉林信托和东北证券关系更为密切。

因此,东方基金和天治基金,两家看似毫无关联的基金公司中,却频频出现拥有共同背景的一群管理者——中国基金行业中的“吉林系”。

天治:8年只有3名高管来自吉林系之外

对于东北证券和吉林信托来说,都很早就意识到了基金公司股权的重要性。

吉林信托曾经是中国最早一批基金公司——嘉实基金的发起股东之一,当时占有25%的股份。后来几经股权转让,吉林信托多次减持嘉实基金。至2005年,吉林信托已经不再出现在嘉实基金的股东名单中。

而当时,吉林信托已经是天治基金的发起人股东和第一大股东。

同样,东北证券也在早期就进入了银华基金,最终持有21%的股份。2005年,筹备两年的东方基金获批,东北证券是第一大股东。

在嘉实基金和银华基金中,由于股东分散,作为职业经理人的管理层,明显拥有更大的空间。而在东方基金和天治基金共同的特点是:公司高管强烈的大股东背景。

据理财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自2003年以来,天治基金高管中,来自吉林系的包括:参加公司筹备、曾任公司副总经理和督察长的单宇,此前历任吉林省信托投资公司证券总部投资管理部经理、吉林信托子公司——吉林省宝路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吉林省信托投资公司基金业务部总经理。

曾任公司董事长、现任总经理的赵玉彪,此前曾历任吉林省信托投资公司上海证券业务部交易部经理、吉林省信托投资公司上海洪山路证券营业部经理兼驻上海证券交易所出市代表、吉林信托子公司——上海金路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

曾任公司副总经理的姜振武,历任吉林省财务厅工交企业财务处主任科员、吉林省信托投资公司上海证券业务管理总部副总经理、东北证券上海总部总经理。

曾任公司督察长的侯丹宇,历任吉林省信托投资公司上海证券业务部营业部经理、东北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上海洪山路证券营业部总经理。

现任公司督察长刘伟,历任吉林省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星火项目处项目负责人、自营基金业务部副经理、上海全路达创业投资公司董事长。

事实上,自天治基金获批以来,其核心管理层中,先后只出现过三张非吉林系的面孔:首任总经理屈年增和第二任总经理祖煜,都来自广发证券和广发基金筹备组,都参加了天治基金的筹备。其中,屈年增只在天治基金供职不到两年就挂靴而去,传言原因是与董事会不合。

而祖煜尽管在天治基金呆了整整6年时间,但最后离去时,业界流传两种说法:一种是董事会不满意公司投研业绩,一种是天治基金其间频频因为包括吉林信托、吉林汉维实业的各种问题受到监管层警告乃至停发基金,祖煜发展空间受到影响。

但是业内公认的是,祖煜是一个性格较为温和的人,令他成为天治基金史上任职时间最长的总经理。

即便在离去之后,祖煜依然拒绝有关天治基金的一切采访。

另一位总经理刘珀宏则没有这么幸运。业内传言称:这位年轻气盛的“史上最年轻总经理”到了天治之后发现,在自己到任的前一天,董事长赵玉彪主持修改了公司有关决策流程的章程,刘珀宏被架空。8个月后,刘珀宏离去。

而赵玉彪,则从董事长转任总经理。在天治基金产品最新的招募说明书更新中,他的头衔是“董事长、总经理”。

东方基金:管理层均来自大股东,

董事会均全票通过

和天治基金类似,东方基金同样存在几乎所有高管都出身大股东的事实。

曾任东方基金副总经理和总经理的程红,历任中国建设银行河北省分行房地产信贷部、中国建设银行吉林省分行房地产信贷部个人信贷业务部经理,吉林省信托投资公司长春解放大路证券营业部副总经理,东北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北京管理总部总经理、总裁助理。

曾任东方基金督察长的孙晔伟,历任吉林省社会科学院助理研究员,吉林省光华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东北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北京投资银行部总经理、北京总部总经理。

曾任东方基金副总经理的付勇,也曾经在东北证券工作。

东方基金现任督察长吕日,曾任吉林省证券公司长春北国之春营业部副经理、延吉证券营业部副经理、营业机构管理部经理;东北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助理兼营销交易管理总部总经理。

此外,还有东方基金现任总经理单宇,同样拥有吉林信托和东北证券的双重背景。

从历史上看,东方基金的高管团队中,只有首任总经理王国斌、曾任副总经理的宋炳山,和现任副总经理的王兴宇,不是吉林系出身。

而王国斌甚至在东方基金第一只产品发行之前,就已经决定离去。他挖来的宋炳山,也没有在东方基金工作太长时间。

而东方基金和天治基金一样,自从创立以来,公司的关键职位,几乎一直掌握在大股东的手中:督察长和财务负责人。

据吉林信托年报,天治基金的副总经理、曾任财务总监的闫译文,曾任吉林省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办公室主任助理、副主任,自营业务部副经理、自营业务部经理、证券部经理。

甚至在任天治基金财务总监同时,闫译文还一直担任吉林信托的职工董事。

而从此前网上流传的东方基金“会议门”资料来看,东方基金现任财务负责人郝丽琨,原任东北证券监察稽核部副经理。

“由于大股东有金融背景,又有绝对话语权,又完全掌控了管理层,因此公司很多事都是大股东基本定下来,才拿到董事会上来表决,小股东和独立董事虽然会提出意见,但一般情况下,最后都是全票通过。”一位接近东方基金的人士表示。

监管盲点:大股东操控下的基金公司

天治和东方这样的治理结构,在一家大股东拥有实际控制权、没有外方股东的基金公司中,并不少见。

按照目前中国基金监管的有关规定,基金公司治理必须遵循独立性原则。其中包括公司及其业务部门与股东及下属部门之间没有隶属关系;股东及其实际控制人不得越过股东会和董事会直接任免公司高管人员;不得违反公司章程干预投资、研究、交易及公司员工选聘;董事、监事之外的所有员工不得在股东单位兼职……

但是在实际运作中,董事会对于基金公司治理的作用,却成为监管盲区。在大股东主导下,任何决议都有可能通过董事会。

而在公司督察长和财务负责人均由大股东推荐自己员工、董事会直接通过的情况下,在基金公司管理和大股东之间筑起防火墙,更是难以操作。

“东北背景的基金公司,容易争权夺利。”一位对这两家公司都非常熟悉的基金行业资深人士不无偏见的表示。但是他承认,在两家公司的实际运作中,经常出现由于大股东内部的人事或者各种矛盾,导致基金公司内部管理人员或者基金公司运营受到牵连的情况。

有接近东方基金的人士分析,从理论上来说,无论单宇通过何种方式成为东方基金的总经理,他应该是公司经营决策的实际负责人,而董事会更应该关注于“提战略目标、考评管理层工作”等环节,李维雄作为董事长,在一些具体事务上发表建议甚至签字并不符合公司规定。

这位人士表示,但最终单宇的提议都获得董事会全票通过、李维雄只能负气请辞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单宇更获大股东信任。

而在天治基金绵延数月的管理层内讧中,尽管中国基金法规和有关文件明确规定,公司董事长应注重公司的发展目标、长远规划,不得越权干预公司经营管理活动。但是实际上当时在天治进行具体业务决策,甚至直接参与投资的,并不是空降而来的总经理刘珀宏,而是来自大股东的董事长赵玉彪。

“大股东主导最麻烦的问题,一是可能出现对大股东的利益输送,一是董事会无意寻访最好的职业管理者或者资产管理人才进入公司,而引起公司经营不善。”前述业内资深人士表示。

在管理层不绝的内斗中,东方基金和天治基金这一对难兄难弟,至今仍然“长不大”。截至2010年年末,东方基金管理的资产规模,排名纳入统计的60家基金公司的第48位,而已经成立长达8年的天治基金,排名第56位。

集成灶品牌

代理加盟集成灶

集成灶品牌代理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